2015年以至年中,縱觀前五個月的行業發展,印刷包裝行業展會一片欣欣向榮,如上海國際印刷包裝紙業展覽會、PrintChina2015、華南印刷展、河北東光紙箱機械展、上海國際瓦楞展、山東印刷包裝展等等,大大小小的展會讓筆者體會到一種“春耕農忙”式的繁忙,采購群體專業精準,設備供應商也是有備而來。

隨著“互聯網+”、“工業4.0”、“綠色環保”、“數碼印刷”、“電子商務”、“微信傳播”等概念的不斷滲透影響,整個印刷包裝行業成下出以下三個特點。

一、產業結構“穩中有轉”

先來看看今年呈現出的印刷業百態。傳統膠印市場份額仍在下降,但膠印仍然占據行業主導地位。由于成本的限制,印刷企業再靠價格競爭已不可能,只有通過提供更多的增值服務去贏得客戶。印刷機械企業也只有站在客戶的立場通過印刷技術力量的改變來幫助客戶。包裝印刷市場仍在增長狀態,簡約包裝受歡迎,豪華包裝、過度包裝初期遇冷,農產品包裝市場、化妝品包裝市場值得關注。

數字、智能、自動化、一體化都成為機械行業都熱門詞匯,印刷包裝企業轉型升級迫在眉睫,需求轉化,購買力增強。書刊印刷市場今年再次受到擠壓,壓力主要來源于互聯網速度的提高、電子閱讀器質量的提升,甚至包括中小學生用電子書取代紙質書的試點工作。

數碼印刷發力,供應商紛紛上馬新產品、新合作,印刷企業盈利模式突變。數碼印刷供應商開始向生產性數字印刷設備進軍。

強強聯合成為發展趨勢。從去年開始,印刷包裝行業一些產業鏈上下游企業之間簽訂戰略合作協議,或是與配套企業達成戰略合作協議,這種融合發展的新思路,將啟迪企業向另外一種創新模式發展。

擺在印刷人面前迫切問題,與擺在各級政府領導面前的迫切問題是一致的,即“穩增長、促改革、調結構”。廠商要在幫助印刷廠找到可持續的盈利模式上下狠功夫,這是考驗新形勢下,廠商是否能夠贏得客戶信任的關鍵。換句話說,不要擔心你的設備賣不出去,你需要自省的是,你的設備是否能夠真的能幫助客戶賺到錢,而且賺的是“良心上過得去的錢(符合環保要求的)”。

二、“綠色印刷”漸入佳境

綠色環保今年進入實質性階段。隨著綠色印刷日益深入人心,未來,綠色發展理念還將擴展到紙張、油墨、裝備、設計、物流等全產業鏈。進一步優化管理理念,改進生產工藝,促進節能減排,提升產品質量,綠色印刷將引領我國印刷業擴市場、穩增長、調結構,進而實現可持續發展。

國家新聞出版廣電總局印刷發行司有關負責人介紹,兩年多來,我國實施綠色印刷的企業數量增速明顯加快,能夠提供合格綠色印刷產品的企業達到800家,全國三分之一的出版社已采用綠色印刷方式出版圖書。目前,全國11億冊秋季學期中小學教科書已全部實現了綠色印刷。除了書籍的綠色印刷,票據票證實施綠色印刷也在穩步推進,印刷企業和百姓普遍關心的食品藥品包裝綠色印刷也即將展開試點。總局培育認定的82家國家印刷示范企業,正在綠色發展方面充分發揮輻射引導作用。

值得關注的是,中央財政的投入還發揮了“四兩撥千斤”的杠桿撬動作用。據不完全統計,僅2013年獲得中央財政支持的綠色印刷企業就投入了27億元用于升級改造,北京、上海、廣東、江蘇、陜西、湖南等22個省(區、市)政府通過地方文化產業發展資金、中小企業創新基金等方式支持了212個綠色印刷相關項目,2013年和2014年兩年共撬動社會投資約150億元。

對此,供應商也是不斷發力。近日,富士膠片面向全球發布的新品牌“FujifilmSUPERIA”膠印系統整體解決方案,印證了企業對“資源節省”、實現環境友好、推動綠色發展的理念。“FujifilmSUPERIA”以制版和印刷工序為軸,由七大解決方案構成,包括完全免處理熱敏CTP版材、ZAC低化學處理系統、XR-2000廢液削減裝置、PRO-VN免處理光敏CTP系統、印刷軟件系統/加網技術、印刷標準化管理系統、PRESSMAX印刷關聯藥品。從企業經營角度出發,“FujifilmSUPERIA”通過包含CTP版材及CTP系統、印刷關聯化學品、軟件、技術咨詢等多樣產品和服務的乘法效應,實現影響印刷關鍵的“5個資源節省”,即材料“省”、工時“省”、能耗“省”、排放“省”和用水“省”,從而減少成本、提高印刷整體收益,助力印刷企業在綠色環保的道路上以高收益來決勝未來。

三、“互聯網+”羽翼漸豐

互聯網+、工業4.0、電子商務、微信營銷等成為印刷包裝行業等熱點關注。對于印刷行業而言,“互聯網”在某種程度上指的就是互聯網的應用,即如何將互聯網技術有效地應用到印刷產業中。出口遇阻,海外印刷業務難有大的增長。全球性金融危機爆發以后,今年的海外訂單較去年再次降低,許多印刷企業紛紛尋求新的出路,如合版、O2O等印刷理念等介入,對他們的轉型會產生影響。

印刷所處的傳統工業是一種建立在分工與協作基礎上的組織形態,它最為重要的特征就是管理——高層決策、中層控制傳遞、底層執行的中央控制結構,這讓信息傳遞變得非常低效。而互聯網時代下,最大的特點是用無中心的拓撲組織結構去應對高度不確定的環境,每一個獨立單元都是高度專業的精細化分工協作組織,卻承擔著多角色模糊任務處理的角色功能。也就是說,傳統工業時代的書籍是有確切的作者、出版社以及印刷廠的,而在互聯網時代,你獲取的信息產品(有可能不是書籍),它從何而來、如何制造出來都無從得知,你也無須知道,但絕對是針對你需求的高度定制。

中國印刷及設備器材工業協會數碼與網絡印刷分會秘書長張建民先生認為,對于印刷行業而言,“互聯網”在某種程度上指的就是互聯網的應用,即如何將互聯網技術有效地應用到印刷產業中。“為什么是‘互聯網印刷’,而不是‘印刷互聯網’呢?”他解釋道:“因為‘互聯網’需要用互聯網思維分析問題,利用互聯網技術進行業務流程再造和商業模式重構,而不能只是在現有業務流程和商業模式基礎上輔以互聯網技術。”

因此,越來越多的企業開始注重網絡營銷、微信營銷。其中,互聯網廣告、移動端廣告、視頻廣告、搜索引擎等都成為增長最快的廣告形式。

本文由河北省棗強新華包裝紙箱廠整理發布,轉載請注明。